自閉兒玩伴難找

九歲的Umar Haziq喜歡到操場上和其他孩子遊玩。但是,他發現自己很難理解遊戲規則,而且不知不覺地被他人疏遠。

孩子不明白的是Umar患有自閉症。它會影響他的學習發展並損害了他的社會交往和溝通技巧。

他48歲的父親Mr Mohamed JusriBangi說:“當他不遵循以下規則,他們便會跑離他。作為家長,當你看到自己的孩子受到疏離,這是相當令人沮喪的。”

Umar在四歲被診斷為有自閉症,他打了一個女孩後,她的爺爺奶奶罵他。他們不明白Jusri先生有關於自閉症譜系障礙的解釋,他們不停向投訴Jusri先生不控制自己的孩子。

自閉症正在影響68名兒童,而其中42名是男生,但公眾的認知度較低。

Jusri先生說“他仍然無法與正常的孩子們打成一片”。因此,Umar大部分的時間都是與他的表兄弟玩耍,尤其是年輕的,因為他們的遊戲規則更容易讓Umar跟隨。

帶他户外郊遊是很困難的。患有自閉症的孩子們會因聲音而感到噪吵困擾,在人群中會感到不舒服,即使是慣常的程序但在户外就便得難以忍受,更有可能崩潰。

Jusri說“你得到的眼神,粗魯的評論。因為他們認為自己你不是一個好的家長,有時也很難控制他們,導致他們跑來跑去”。他帶兒子到較少人的地方,那裡還有其他小朋友,所以他不是唯一的一個。

但是Jusri說,公眾的理解已有所改善,有時陌生人會上前跟Umar談話,而不是避開他。

這所學校專門幫助自閉症兒童。他去年開始參加在Eden School中有關拍照的課堂。長達一小時的訪談中,Umar雖然坐立不安,但十分乖巧。

他交流得非常好並告訴父親他想在外面玩,更回答了他最喜歡的卡通海綿寶寶的問題,並且在拍攝照片過程中表現合作。

Jusri先生稱讚Eden School有給他提示關於如何令Umar保持冷靜和合作。例如,把一個時間表給Umar,以便他知道接下來發生的事情,這樣可以消除他的焦慮。Umar已經學會了如何尋求幫助,所以當他感覺無助和沮喪,不會再發脾氣。

他說,學習照顧Umar給了單身父親一定程度的解脫。Jusri先生去年與他的妻子離婚,獨力一手照顧Umar和兩個大的孩子,他在新加坡陸路交通局負責雜務和財務工作。

他每天清早送Umar上學。 然後,他開車上班,並在午餐時間回到學校接回Umar到私人日托中心,照顧有特殊需要的兒童。
下班後,他狂家裡為Umar準備晚餐。有時,他讓其他家庭成員照顧Umar,可以給自己抖一口氣。

他建議患兒家長自閉症:“你需要照顧好自己,如果沒有,你會發瘋。”

他最擔心的是Umar的未來。“我不知道他的姐妹們會否願意照顧他。我也不知道我的前妻會否照顧他。”

查閱原文:Straits Times: Boy with autism has few playmates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