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訊

雇主們開始欣賞到有特殊需要或殘疾人士為工作場所帶來的益處
在新加坡,雇主們開始欣賞到有特殊需要或殘疾人士為工作場所帶來的益處。 事實上,美學產品分銷商Dione International的主任Clara Chang說,根據她的經驗,她喜歡這個群體的工人是因為他們的專注,忠誠和積極進取的態度。她已經聘請了有部分失明人士的電話推銷員和一個使用輪椅的平面設計師。 2014年,社會及家庭發展部(MSF)推出了門戶開放計劃,該公司可以申請資金以作僱用,培訓和協助殘疾人士融入公司環境。目前為止,140家公司已申請基金,以S $ 3,000的平均索賠。約650名殘疾人士被安排獲到工作,包括那些提倡的人士和公司。 跟社區人士及雇主進行採訪,他們表示因為政府幫助提升公眾意識和加以經濟支持,所以使有特殊需要或殘疾的人士有更多的就業機會。 其他因素包括緊縮的勞動力市場 - 由於政府放棄關外勞工的公司 - 而且越來越多工人焦躁不安。 儘管如此,仍有一段漫長的路要走。大眾的意識水平一般,需要加以改善:比如,許多工人認為日常上下班的路程和穿梭會議之間的是理所當然的事,但對於使用輪椅的人來說是需要更多的規劃和努力。客戶面對一個患有自閉症的服務員時,也可能忽略了社會提示,過快清除桌上所有的碟,不覺意地冒犯了他。 在今年的財政預算案,政府推出了針對殘疾人士而提出了若干措施,包括提供更多的培訓支持。三月財政預算案的辯論中發言,一位坐輪椅的律師Chia Yong Yong對於這些措施表示歡迎,但也呼籲提倡國民教育活動,以提高對殘障人士的認識。 在她的講話中, Ms Chia還請求公眾的諒解,以容納和接受那些“慢慢進入電梯”或“無法理解外在環境”的人 。 Ms Chia 說“殘疾不是由本身的醫學問題而形成的。一個人有缺陷,不能正常運作是因為有外部和內部的障礙阻礙他在社區內的發展和參與。Ms Chia同時也是SPD的主席,前身為the Society for the Physically Disabled。 查閱原文:The Big Read: As bosses come around, more people with disabilities get to taste the dignity of labour ...
自閉兒玩伴難找
九歲的Umar Haziq喜歡到操場上和其他孩子遊玩。但是,他發現自己很難理解遊戲規則,而且不知不覺地被他人疏遠。 孩子不明白的是Umar患有自閉症。它會影響他的學習發展並損害了他的社會交往和溝通技巧。 他48歲的父親Mr Mohamed JusriBangi說:“當他不遵循以下規則,他們便會跑離他。作為家長,當你看到自己的孩子受到疏離,這是相當令人沮喪的。” Umar在四歲被診斷為有自閉症,他打了一個女孩後,她的爺爺奶奶罵他。他們不明白Jusri先生有關於自閉症譜系障礙的解釋,他們不停向投訴Jusri先生不控制自己的孩子。 自閉症正在影響68名兒童,而其中42名是男生,但公眾的認知度較低。 Jusri先生說“他仍然無法與正常的孩子們打成一片”。因此,Umar大部分的時間都是與他的表兄弟玩耍,尤其是年輕的,因為他們的遊戲規則更容易讓Umar跟隨。 帶他户外郊遊是很困難的。患有自閉症的孩子們會因聲音而感到噪吵困擾,在人群中會感到不舒服,即使是慣常的程序但在户外就便得難以忍受,更有可能崩潰。 Jusri說“你得到的眼神,粗魯的評論。因為他們認為自己你不是一個好的家長,有時也很難控制他們,導致他們跑來跑去”。他帶兒子到較少人的地方,那裡還有其他小朋友,所以他不是唯一的一個。 但是Jusri說,公眾的理解已有所改善,有時陌生人會上前跟Umar談話,而不是避開他。 這所學校專門幫助自閉症兒童。他去年開始參加在Eden School中有關拍照的課堂。長達一小時的訪談中,Umar雖然坐立不安,但十分乖巧。 他交流得非常好並告訴父親他想在外面玩,更回答了他最喜歡的卡通海綿寶寶的問題,並且在拍攝照片過程中表現合作。 Jusri先生稱讚Eden School有給他提示關於如何令Umar保持冷靜和合作。例如,把一個時間表給Umar,以便他知道接下來發生的事情,這樣可以消除他的焦慮。Umar已經學會了如何尋求幫助,所以當他感覺無助和沮喪,不會再發脾氣。 他說,學習照顧Umar給了單身父親一定程度的解脫。Jusri先生去年與他的妻子離婚,獨力一手照顧Umar和兩個大的孩子,他在新加坡陸路交通局負責雜務和財務工作。 他每天清早送Umar上學。 然後,他開車上班,並在午餐時間回到學校接回Umar到私人日托中心,照顧有特殊需要的兒童。 下班後,他狂家裡為Umar準備晚餐。有時,他讓其他家庭成員照顧Umar,可以給自己抖一口氣。 他建議患兒家長自閉症:“你需要照顧好自己,如果沒有,你會發瘋。” 他最擔心的是Umar的未來。“我不知道他的姐妹們會否願意照顧他。我也不知道我的前妻會否照顧他。” 查閱原文:Straits Times: Boy with autism has few playmates ...
與隱性殘疾生活
不像一個人坐在輪椅上,或者使用拐杖或佩戴助聽器的人,在某些情況下 - 比如自閉症,注意力不足過動症(ADHD)和智力及發展障礙的人 - 不容易被察覺得到。 隨著人口老化,新加坡有更多的老年人因老年癡呆症和其他慢性疾病而導致身體上出現各種的殘疾。而越來越多年輕人患有殘疾的原因都是因為中風或意外事故。 政策研究所的研究員Justin Lee說,這些不太顯眼的殘疾是一個雙刃劍。“他們越是明顯,容易察覺得到,就越容易受到恥辱,但也意味著即將獲得更多的幫助。” “越是不太顯眼,就越少機會可以幫助他,它甚至在某人或是他身邊的人意識到他有這個情況前已有一段時間。” 當一個不容易被察覺的殘障人士可能被誤認為是“正常”, 這些隱性殘疾似乎面臨的偏見也更多,而這些偏見會隨著一個人怎樣與人接觸而增加。 2009年在英國的研究發現,人們對於身體有殘疾的人相處比起精神有問題的感到更舒適。雖然有一半的受訪者對於有學習障礙的人在另一間房或在身處於同一個地方活動時會感到舒適,但只有29%的人會考慮與他們結婚。 這反映了Ho Jack Yong先生的一個探索性研究,他是新加坡管理大學的研究多樣性和包容性的副主任,邀請了10名學員進行研究。 他說 “人們似乎考慮到如果殘疾人士是政府公職人員或與他們成為同事的時候,便需要更加開放的態度。” “但是,當被問到對於“與一個有潛質成為結婚伴侶的殘疾人士組織家庭”的滿意度時,他們會突然感到一些不舒服。” 不過,何先生指出他的參與者當被問及殘疾人的問題時,馬上想到的是身體上的殘卻並忘記了包括精神和感覺障礙的殘疾。 在殘疾人協會(DPA)主席Mr Nicholas Aw說:“如果沒有擴寬我們對殘疾種類的了解,我們將永遠無法適應我們的社會去包容和容納所有殘疾人士,以及那些不容易察覺的殘疾會繼續被拋諸腦後。” 查閱原文:Straits Times: 'Your son has special needs? So do my dogs' ...
自閉兒母親呼籲社會要多多諒解
自從上星期在Bishan Park,有一位陌生人因為自閉症青年的行為感到害怕而報警,該青年的母親已呼籲社會大眾需要理解更多有特殊需要的人。 ChooKah Ying在Facebook上傳一則關於她的兒子與當局發生衝突的事件- 導致他被“不合理地戴上手銬”,並關押在警車– 評論被超過2200萬的社會媒體轉載瘋傳。 40多歲的MsChoo,分享了在星期六早上,她曾經帶她的兒子Sebastien在Bishan Park滑冰。 一路上,一名19歲的青年向一輛卡車跑來,打開並關閉車的大門。 “這是Sebastien其中一個固執行為,這也一直是我最難停止的,因為可能招致爆發和攻擊。雖然我警告他別人可能會打電話報警,但一直沒有一個很大的遏止作用,事情在上週似乎變得更糟。”MsChoo說。 印象中有工人們在附近經過,其中一人寬懷的笑了笑,並向她暗示,他知道她的兒子是智力殘障的。 但兩個小時後,她的兒子沒有從公園返回。就在這時,MsChoo接到警方的電話。根據MsChoo說法,有一對夫婦看到他在停車場觸碰車門的手柄,並打電話報了警。 當警察上前,Sebastien曾試圖避開他們,這促使抓住他的官員沒有意識到他是自閉症。他又作出“激烈”的回應,最後他們給他戴上手銬,把他扣押上警車。 MsChoo說“鑑於Sebastien真的沒有犯下任何罪行,警方抓住他的決定完全是不合理。”她補充說,警方曾解釋,他們不知道Sebastien有特殊需要,直至他們發現了袋上的標誌和她寫給他的電話號碼。 他們是“友好和帶有歉意”,但MsChoo認為他們的行動已經“升級至一個不必要的情況,可能使Sebastien在恐懼和壓力下造成侵略性的爆發。”Sebastien後來被安排到她的男友照顧。 ,MsChoo為大眾提供深思並說:“當你看到一個身材高大,瘦削的小伙子在一輛卡車的側視鏡前上上落落,面對這種古怪的場面你有一個選擇。”您可以選擇去觀察和了解,然後,放鬆、微笑,因為它必定比威嚇來得更美好...或者你可以在基於恐懼而作出愚蠢的反應--打電話報警。 她的評論在社交媒體上獲得同情。 Facebook的用戶留言Tan Siang Keng “我希望人們會盡量克服(他們的)恐懼和不會反應過敏。 另一個Facebook的用戶,Cen-Lin Ting,承認警方是位處於一個困難的境地,說:“我們非常擔心的事:當特殊需要的(孩子)(有)法律衝突時會怎樣或是會發生什麼?” 當接觸MsChoo時,她拒絕進一步評論。 在回應傳媒查詢時,警方表示,他們在週六大約下午12時15分接到通知。一位發言人說:“當警員上前截查,青年是不合作和暴力。 隨後他被拘留,並戴上手銬防止他傷害自己。 他的監護人與警方接觸不久後抵達,當警方知道他是有特殊需要後,他被獲釋去到監護人身邊。並發言補充說:“沒有報警求助的需要。” 《今日時報》了解到,Sebastien無法向警方確定自己。在去年的十二月,他曾在East Coast Park發生了類似的事件。 MsChoo隨後發表了一篇關於星期六Sebastien看起來最平靜愉快的一天。 她說“我們在監視他,同時,其實我們是通過這些情緒給他空間去活動。” 查閱原文:TODAY Online: Autistic youth’s mother urges greater understanding of people with special needs ...